打印

[随笔] 身骑白马过乌镇

点此感谢支持作者!本贴共获得感谢 X 5

身骑白马过乌镇

    乌镇,酒店里,你和我满腹心事,对饮无言,留声机里有歌声传出:
    “我身骑白马 走三关。
    我改换素衣 回中原。
    放下西凉 没人管,我一心只想王宝钏。
    嘿~~~~~
    我改换素衣 回中原。
    放下西凉 没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宝钏。”
    就着歌声,一口口寡淡的啤酒咽入喉,身体微微打起了寒战。
    苦守寒窑的王宝钏,一十八年夜夜在梦中念起的那素衣白马,可当那一抹白色的影果真翩翩然然来到你身边时,那过三关回中原的可还是曾经的薛仁贵,而你还是不是那当年的王宝钏?当青丝成白雪,红粉变骷髅时,曾经沧海的海誓山盟可还再有意义?而这一十八年的苦苦守候,到底是一种坚强,还是倔强,还是一种执迷不悟?这边有你苦守寒窑的王宝钏,那边有那威严的西凉公主代战。昔人未去,新人已迎。新人常新,昔人已老。
    “水盆里面照容颜,啊!容颜变,十八载老了我王宝钏”。好一句“十八载老了我王宝钏”,情何以堪!情何以堪!
时间,就像是一名并不高明的外科医生,它将你麻醉,将你想遗忘的人和事封存,封存在脑叶中某一个被遗弃的角落里。你以为它被切除了,不存在了。可总有一天,不经意的一首歌或一幅画面,会击碎这一切自欺欺人的假象,你会发现这一切的人和事依然与你同在,旧日的伤痕依旧,铭心刻骨。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一种药能让人彻底忘记过去,永远无忧无怖,无嗔无恚,自在喜乐。此刻的我醉了。
    琴声呜咽,歌声呜咽,说不完的传奇,道不尽的苍凉。再见,薛仁贵,再见,我的王宝钏!今夜的我,身骑白马过乌镇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  • sd225597 金币 +15 好沧桑 好悲凉 2020-8-18 22:02

点此感谢支持作者!本贴共获得感谢 X 5
TOP

那一刻楼主一定醉的不轻,故事里王宝钏确定等的是薛仁贵吗...

TOP

有一段时间非常喜欢这首歌,循环播放良久。也许等到有一天,我们都老了,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再一起说说话,一起喝喝茶,但会有那么一天了吗? 还是终究天各一方

TOP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0-9-25 14:40